华体会进不去了,华体会游戏平台

客服电话:400-999-4758
 
 
 
行业资讯
2022年煤炭市场展望:增速减慢是大趋势
发布时间:2022/1/10 9:03:10     点击: ( 576 )

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大宗商品。2021年,全球能源市场绿色转型加速,我国煤炭市场供需偏紧,煤价一度大幅波动,为确保煤炭稳定供应,我国出台多项保供稳价政策,已取得阶段性成效。截至2021年12月31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从10月848点的年内最高值降至737点;中价·新华焦煤价格指数从10月1825点的年内高位回落至1638点。

展望2022年,全球煤炭供需不平衡问题大概率将缓解,我国煤炭价格有望进一步回落企稳,在“双碳”目标引领下,在“变”中求“稳”应为我国煤炭市场主旋律。

能源绿色转型加速 全球煤炭市场供给增速趋缓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巴黎协定》的目标和原则基础上,全球各国以绿色低碳转型为方向,加快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欧盟委员会在2011年发布了“2050能源路线图”,明确欧盟实现到“2050年碳排放量比1990年下降80%-95%”这一目标的具体路径。此后,各主要煤炭消费国开始能源去碳化,煤炭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在过去几年明显下滑,煤炭行业供给增速趋缓。自2011年以后,全球煤炭产量逐步见顶并开始出现下行;同时,我国部分煤矿因为环保、安全等监管要求开始限产,国内煤炭产量增速亦呈下降趋势。

与此同时,全球新能源装机持续上行,光伏、风能等新能源发电量在2011年后迅速攀升,新能源对传统能源的替代效应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煤炭需求增速放缓。但从全球煤炭贸易量来看,各主要煤炭消费国进口量仍保持平稳态势,表明煤炭有效需求并未出现下滑。

截至目前,全球已有超过120个国家和地区提出了碳中和路线图。我国也承诺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能源体系的进程中,未来煤炭需求增速或将呈下降态势。

总体来看,在新能源逐步替代传统能源过程中,全球煤炭供给将持续小于有效需求,煤炭供需处于紧平衡状态。

多因素影响下 2021年煤炭价格大幅波动

受疫情影响,2020年后煤炭市场基本面发生了较大变化。主要煤炭生产国生产及进出口受阻,煤炭全球流动性减弱,煤炭供给出现区域性结构不平衡状况,部分地区煤炭供应出现紧缺。

特别是在欧美地区,持续干旱、超高压天气等极端气候严重影响了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同时极端天气也导致当地电力需求增加,欧美国家电力缺口不断扩大,部分地区开始重启火电供应,加大了煤炭与天然气等能源进口,全球煤炭供需紧平衡结构出现倾斜。以美国为例,在2021年极端气候影响下,用电量中枢较2020年有所增长,但风电发电量却在2021年3月到7月份出现大幅下滑,且下滑力度大于往年同期,该阶段也是煤炭价格涨幅明显时期。

从我国的情况来看,疫情期间,多数国家制造业受到冲击,开工情况较差,订单纷纷涌入我国,国内社会用电量增长显著。在国内煤电占比较高的背景下,用电量同比保持增长,进而推升国内煤炭需求。

综合来看,受疫情、极端天气、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全球煤炭市场供需状态,以及欧美地区在疫情后货币超发促使全球流动性宽松,资本市场预期等因素影响,2021年全球市场煤炭价格普遍上涨。

多措并举 我国煤炭市场保供稳价工作成效显著

在全球煤炭市场大幅波动期间,我国市场也受到相应影响。自2021年9月中旬起,郑商所动力煤主力期货合约价格迅速突破千元大关,并在10月19日郑商所动力煤主力期货合约达到1982元/吨,同时大商所焦煤主力期货合约涨至3878.5元/吨,涨势迅猛。

为避免煤炭价格快速上涨导致下游行业生产成本大幅增加,以及对电力供应和冬季供暖产生不利影响,2021年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多措并举,着力煤炭保供稳价,通过对产供销等产业链各环节的深入调研,密切关注煤炭市场动态和价格走势,梳理、排查保供稳价工作存在的矛盾和问题,及时协调解决,促进了煤炭价格逐步回归合理区间,确保了能源安全稳定供应。在此期间,国家发展改革委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加强供需双向调节,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建立煤炭价格区间调控机制,既符合市场经济运行的内在规律,又具备现实可操作性。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动力煤主力期货合约收盘672.2元/吨,焦煤期货收盘2228.5元/吨;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从10月848点的年内最高值降至737点;中价·新华焦煤价格指数从10月1825点的年内高位回落至1638点。

2022年煤炭供需不平衡或缓解 价格或进一步回落企稳

展望2022年,从供给端来看,在2021年,我国煤炭保供政策下核增的永久产能在2022年及以后陆续达产,后期国内煤炭供应将出现增量;与此同时,世界卫生组织近期对2022年全球疫情形势好转持乐观态度,全球煤炭结构性的供给不平衡或将缓解。

从需求端来看,随着我国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不断推进,光伏、风电装机量将出现上行,替代相当一部分煤炭需求;国际方面,欧美在经历本次“能源问题”后,或将重启部分化石能源作为能源储备,后期全球市场再度出现能源短缺的概率较小。

从流动性来看,随着以美联储为主的全球央行开始收紧货币政策,各国利率将逐步抬升,各类资产价格估值中枢将出现下移。

综合以上分析,2022年全球煤炭价格大概率会进入下行通道,并趋于平稳;我国煤炭价格也有望进一步回落企稳。

“双碳”目标下 煤炭市场“变”中求“稳”

“双碳”目标对能源市场产生了深远影响。《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指出,加快煤炭减量步伐,“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十五五”时期逐步减少。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5%左右;到2060年,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80%以上。但我们也要看到,在当前能源供给体系中,风能、太阳能等非化石能源在消费比重、供给稳定性、消纳和调控等层面上来说还存在很大提升空间。

2021年12月份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碳达峰碳中和。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要坚定不移推进,但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要坚持全国统筹、节约优先、双轮驱动、内外畅通、防范风险的原则。传统能源逐步退出要建立在新能源安全可靠的替代基础上。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要狠抓绿色低碳技术攻关。要科学考核,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创造条件尽早实现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加快形成减污降碳的激励约束机制,防止简单层层分解。要确保能源供应,大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要带头保供稳价。要深入推动能源革命,加快建设能源强国。

在经历2021年的“能源问题”后,全球各国已充分认识到煤炭等传统能源的“压舱石”作用,未来会在发展新能源的同时,会积极推动清洁能源存储能力建设,并增加传统能源储备。

煤炭行业虽处在全球能源供需版图深刻变革进程中,但只要强化风险管控,确保能源安全稳定供应和平稳过渡,保障煤炭生产、流通、消费等环节平稳运行,煤炭价格未来将保持在合理区间,大幅波动的可能性较小。煤炭行业必将在“变”中行稳致远。